雾澜

文禁一切


谢谢框圈让我看了一个好故事。

许还未到曲终人散的时候,但我该走了。

再见啦。

【獒龙獒/三剑客】下一个一万米

emmmm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打tag了

没什么cp向 前半段又很獒龙獒 后半段又很三剑客

谨慎食用吧

一发完

哭唧唧我为什么不会写长篇

欢迎捉虫

感谢阅读 鞠躬
=======================================

下午两点钟,正是一天里最炎热的时间。灼热的阳光火辣辣地炙烤着塑胶跑道,生出一股子呛人的味道。混混沌沌中,空气是沉寂的,只有夏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裹挟着整片天地陷进闷夏的泥淖。

训练馆的操场边上有几棵树,马龙叫不上名字,树叶丰厚而油亮,墨绿墨绿的,煞是好看。聒噪的小虫藏在叶隙里,叫声扰动了四周的空气。

马龙从训练馆里溜溜达达地走了出来,手里拎了瓶水,踱到操场上,调整了一下呼吸,他打算跑个一万米。按理说这样的夏季午后,跑个一万米是件挺遭罪的事,正是阳光最毒辣的时候,简直是可以称得上自虐的行为。但马龙把这当作一种放松。当整个意识里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当汗珠顺着脸庞砸到地上,当肌肉酸痛着颤抖的时候,马龙可以暂时松弛下他长久以来紧绷着的神经。
                 

嘈杂的声音围绕在身边太久,马龙沉溺于这一刻的宁静。

一万米,要跑25圈,开始是急不得的。马龙控制着步速,挺悠哉地跑着。潮湿灼热的空气黏附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如附骨之蛭,让人生出烦躁之感。马龙无意识地甩了甩胳膊,思绪无端地在来路和归途间徘徊。

他慢慢回想着里约以来的种种。粉丝,生活,兄弟,团队,似乎没有哪一个让他省心的。而如今看来,生活被打乱都已经是小事了,教练组的事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上。这不仅是他自己的事,不仅是教练的事,甚至不仅是现在这个团队的事。这关系到更加长远的,国乒的未来。       

是的,国乒的未来,是马龙大概无法触及到的,国乒的未来。马龙的思绪兜兜转转,又绕回到自己身上。看起来他状态还不错,技术依然是世界顶尖的,伤病的困扰也并不大,又刚刚斩获了杜塞尔多夫世锦赛的男单冠军,东京似乎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他毕竟快要29岁了,竞技状态势必要随着年龄的增长下滑,身体素质也是大问题,尤其是和小胖打,体能跟不上就力不从心,换了新球他还一直没能适应,更何况这一次适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国际乒联又会改赛制、改规则……               

这些焦虑的思索时不时就会萦绕在他的脑海里,马龙倒也习惯了,甚至看得很开,自我排遣自我安慰的方法一天比一天熟练,总不能憋出病来不是。       

跑到第3圈的时候,马龙听到身后多出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不徐不急中透出一点慵懒,因为有明显的鞋底在地面上拖曳的声音。马龙没回头,他知道这是谁。身后的人有点不满地追了上来,撞了撞他的肩膀,说:“龙哥这么淡定啊,也不回头看一眼,不怕是教练来抓你?”马龙抿嘴笑了笑,“龙哥”这两个字,明显是咬牙切齿叫出来的。          

他睨了张继科一眼,有些无奈:“除了你,还有谁跑步都抬不起脚来。”除非是在训练里,张继科跑步总喜欢拖拉着跑,懒懒散散的没个正形,马龙说过他不止一遍,也不怕把鞋底磨漏了。      

张继科不说话了,低下头嘿嘿地笑。 

马龙一下子感觉粘附在身上的潮湿空气好受了许多。很多时候,马龙需要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无论说什么都好,甚至什么也不说,只要站在他身边,传达给他一种我不会走的暗示,就足以驱赶马龙心中的烦躁和焦虑。马龙清楚自己有着脆弱的,难以想象的一面。他知道,在他的心中那一扇门后面,始终都是那个怕黑的,有点婴儿肥的,小小的马龙。   

他那些不属于28岁男人的天真来自于此,他那些脆弱和不安来自于比。但其实,他那些坚韧和倔强也来自于此。这个小小的少年马龙,是一切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也有一些看起来很奇妙的事。 

比如说,那个小小的马龙身边也 有张继科。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唇红齿白的,孩子样的张继科。他们一起训练,一起翻墙去吃宵夜,一起插科打诨。      

比如说,现在这个马龙身边也有张继科。是那个渐渐变得成熟而沉默寡言的,却依旧坚韧而锋利的张继科。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光明正大地走出大门去吃宵夜,一起插科打诨。     

看起来这十余年都是这样度过的,似乎有些无趣。但马龙亲自从那些时间编织起来的轨迹中走过,他亲眼看着这两个小小的少年一路成长,成长为今天的,成熟而强大的两个男人。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有这样一个一路相伴的兄弟,尽管走过了那么多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事,还依旧留在彼此身边,马龙觉得万分幸运。      

跑到第10圈的时候,张继科的T恤几乎已经湿透了,他有点气喘:“你要跑多少?五千还是一万?”

马龙回答他一万。  

张继科撇了撇嘴,把湿透的衣服扒了下来,甩在了跑道旁。马龙一下子就想起了一些画面,是他俩十多岁时候的样子,也是跑一万米,不过是被教练罚跑的,张继科也喜欢在衣服湿透时干脆脱下来,那时候他几乎和马龙一样白,少年纤细的骨架上是密密的汗,在阳光下显得很耀眼。这些画面出乎意料的鲜活,马龙都被吓了一跳,惊讶于记忆中少年身上的勃勃生机。       

那时候的张继科比现在更为不羁。跑到最后时,明明已经累得快透支,却发了疯似的非要冲刺最后一圈。马龙一愣神之后,只能咬牙追上去,两个累得气喘吁吁的少年相互追赶着,跑到终点时,几乎都没了呼吸的力气,脱力地躺倒在跑道上,身上的汗水滴滴嗒嗒地流下去,在塑胶地面上印出两个汗透的人形。马龙等气喘匀了,气的去锤张继科的胸膛,“你丫有病啊,最后一圈还要冲刺。累死了。”          

那真是非常风发的少年意气。 

马龙现在也出了一身的汗,顺着手指尖滴落下去。他转头看了看张继科,他低着头,并没有显出很辛苦的样子,马龙轻声开口:“身体行吗?”张继科知道他的话语里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在担心他的伤病,于是摇摇头:“我有分寸。”   

两个人又沉默地跑下去。  

许昕的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刹那是非常突兀的。他们两个人循声望去,许昕从训练馆里跑出来,穿着荧光色的T恤,几乎是一种辣眼睛,但非常令人愉悦的活力:“师兄,老张!你俩干嘛呢?”说话间就已经蹿到操场上了。     

马龙笑笑:“跑一万米。大昕,你来吗?”      

许昕摇摇头想往后退,马龙给张继科递了个眼色,张继科会意地伸出手,一下子抓住了想要逃跑的许昕:“来吧,你逃不掉的。”  

“喂喂!我没有你们两个人那种自虐的爱好!很热的!”许昕挣扎。马龙拍拍他的肩膀:“我们跑了一半儿了,都给你打折了,还有什么不满意?”    

许昕认命地垂下头,不情不愿地跟上他俩的步伐。没一会儿又闲不住,伸头越过马龙和张继科聊天,两个人叽叽喳喳的侃些没意义的闲话。张继科和许昕在一起的时候,话语总会变得格外的多。按理说,这种嘀咕是让人烦躁的,但马龙意外地感到很惬意。许昕总是这样,他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明明跟他俩也差不多大,但身上的少年气一直没有消散过,只要是他在的地方,空气就会变得更快活。

没有人不爱许昕。他似乎还一直是刚进二队时,长的非常漂亮的,小小的那个男孩子。          

天地间除了蝉鸣,多出了三个人的呼吸声,多出了闲聊的声音,多出了三个不再年轻,但依然鲜活有力的心跳声。阳光还是毒辣辣地炙烤着,空气的热浪仍然翻滚着,树叶后面的小虫依然聒噪着,操场上还是那一片寂寥的,透出孤独的氛围。但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     

快要跑到终点时,三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汗珠砸在地面上破碎的声音,几乎可以耳闻。马龙和许昕,也把汗透的上衣脱掉了,三个赤裸的背影挤挤挨挨的。

张继科和许昕的话题逐渐地转移到马龙身上了,两个人偶尔低下头去,嘿嘿的笑。马龙有点无奈地睨了他俩两眼,自顾自地跑到前面去了。他俩也不恼,挤到一起去,踩马龙投下来的影子,笑声和说话声夹杂着。马龙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这两个幼稚的家伙在干什么,也不回头,带着笑意骂:“滚蛋!”       

这几乎是不带一点儿恼怒意味的笑骂。马龙知道,他深爱着他们两个。这里的“爱”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他解释不清,大概旁人也理解不了。他无法想象,没有张继科的马龙是什么样子,也不能接受一个没有许昕的马龙。他知道,这份深爱是无法割舍的。他更加知道,他们两个,也如这般深爱着彼此。    

就像操场边的那一棵树,深爱着旁边的另一棵树一样,他们深爱着彼此。 

离终点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张继科和许昕从后面赶上来,揽住了马龙的肩膀。

“很热哎。”  

三个人笑着打闹到一块。

这一个一万米结束了。但马龙知道,张继科也知道,许昕也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个一万米,他们还会相互扶持着,并肩跑过,下一个一万米。 

End

【獒龙獒】所谓情深 01

大概是教练们的生活

超短的日常小甜饼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02⊙_⊙

文禁一切

感谢阅读 鞠躬
=======================================

马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马龙最近忙着带队比赛,天南地北地跑,算起来快一个月没和张继科见上面了,因为时差,连电话都没打几个,只能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两句。

张继科不爱打字,就给他发语音,哼哼唧唧地说想他了,语气腻的人一身鸡皮疙瘩。马龙也不回答,“嗯”一声了事。可嘴上犟着不说,心里的想念也是满满的要溢出来,一下了飞机就往家里赶。

马龙走到门口掏钥匙的时候才有了回家的实感,想到张继科就在这扇门后面等着他,哪儿也不会去,一直飘在空中的心终于安顿下来。马龙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客厅没开灯,借着窗外的灯光看见道哥安安静静地趴在自己的小窝里,见到马龙进门高兴地摇摇尾巴,没出声音。马龙瞥了一眼虚掩着的卧室门,了然地把行李箱放好,添了狗粮,陪道哥安静地玩了一会儿,这才朝卧室走过去。

卧室的窗帘拉上了,只开着床头那盏马龙惯用的小夜灯,张继科趴在床上,侧脸笼在柔柔的橘黄色灯光里,阖着眼睛酣睡着,打开的诗集就在手边。

大概是看书的时候睡着了。马龙想,他出去带比赛,队里就得全靠张继科来管,被那群年轻的孩子们折腾这一个月,他应该也累得不行。

马龙把诗集拿起来,夹好书签放到床头柜上。想了想又拿了条毯子,入了秋,天开始凉了,张继科的腰伤可不能再复发了。马龙轻手轻脚地给张继科盖上毯子,把露在外面的两只脚也仔仔细细地裹好,弯腰把小夜灯调暗,便要出去收拾行李。

马龙走到房门口,转身正要关门,看见张继科安安静静睡着的样子,心里的爱意咕噜噜地冒起泡泡,这一脚怎么也迈不出去了。马龙心里安慰自己,是因为在飞机上没怎么睡,在国外更是睡得不好,所以打算睡一觉的,才不是因为张继科。

马龙脱了鞋子躺到张继科身边,掀开毯子一角把自己盖进去,侧身揽过张继科的腰,认真地吻了吻他的额头,闭上了眼打算补眠。

张继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暖烘烘的热源,眼睛睁开一条缝看清了人,轻声问:“什么时候回来的?累不累?”马龙用脸蹭了蹭张继科的颈窝:“累,你陪我好好睡一觉吧。”张继科就向下缩了缩身子,整个人蜷进马龙怀里,两个人依偎着睡去。


张继科毕竟没有马龙四处奔波那么劳累,先醒了过来,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早上六点半。张继科眨眨眼睛,想着让马龙多睡一会儿,没有动弹,仔细地端详马龙的脸。

眼袋重了不少,肯定没休息好。马龙抱着他睡惯了,怀里突然空了难免睡不着,比赛压力还大,马龙肯定又失眠了。住在酒店里也没有小夜灯,失眠也没有人给他热牛奶喝。

张继科越想越心疼,把马龙搂得更紧了些,凑上去亲了亲马龙的唇角。马龙睡觉很轻,张继科这一动就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明显还有点迷糊,像个无辜的小孩子。

张继科伸手捏捏马龙的脸颊,没有比赛前那么软乎了,他有点不高兴地皱皱眉:“睡得好吗?”马龙声音里还有睡眠带来的沙哑:“嗯,睡得可香了。”他转过来要亲张继科,又忽然停下。

张继科疑惑地问怎么了,马龙摇摇头:“还没刷牙呢。”

张继科揽着马龙的后颈亲上去:“没事,我不嫌弃你。”

这是这一天,他们的第一个吻。

【补档】【獒龙】爱语痴缠 pwp

很久以前的一辆獒龙车 翻了一直没有补

然而 今天

我学会了做外链

开心!!!激动!!!

我来补档了!!!

感谢阅读 鞠躬
======================================
点这儿

【獒龙獒】一场由辣椒酱引发的血案

·一篇画风很不正经的 其实没什么肉的pwp

·肉为龙獒 但有大量獒龙暗示 不吃互攻的注意

·真的不好吃 港真

·文禁转出lof

感谢阅读 鞠躬

=======================================
点这儿

【獒龙獒】一篇奇奇怪怪的童话故事 一发完

獒龙獒无差

童话故事  奇怪的脑洞产物

看名字可能会一头雾水  但不要怀疑  这真的是篇獒龙獒文23333

OOC到飞起

文禁转出lof

感谢阅读  鞠躬
=======================================

小西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每天出门上学,他都会经过这里,这幢高楼的门卫大爷都认得他了。

但这是他经过这幢楼时,第一次无意识地抬头望了望楼顶。

这一眼可把他吓坏了。

楼顶上有个“人”。或者说,曾经是人。

小西揉揉眼睛,但那具骷髅骨架还是在那里,空荡荡的头骨探出来,像是在张望。

小西深呼吸了一口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大叫出来,迈开腿飞快地跑了。

如果他回了头,就会看到骷髅疑惑地转过头,“双眼”黑洞洞地望向他。

小西一连几天都没有再走这条路,而是绕一条远路上学。为了不迟到,他每天要早起床半个小时,晚上回家也要晚半个小时。小西困坏了,白面团子一样的脸上挂着黑眼圈。

于是这一天,小西不出意料地起晚了。

小西在骷髅和凶神恶煞的教导主任之间衡量了两秒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近路。

怕什么,不就是具骨头架子。小西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而且,他也有点好奇。

这次抬头,小西和骷髅的眼神直直地撞在了一起。如果说骷髅有眼神的话。反正小西是这么感觉的。

小西试探着冲骷髅摆了摆手。

骷髅犹豫了一下,也冲他摆摆手。

小西这次没有叫出声,而是呆呆地、僵直地向前走了。

天啊。真的是活的哎。好神奇。

骷髅很疑惑。

他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每天除了睡觉就是晒太阳,或者俯视楼下经过的蚂蚁似的人们,他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

但是这个白白净净的男孩看到了他,并且尖叫着跑掉了。

我很吓人吗?骷髅思索着。为什么他看到我就跑开了呢?

他本来打算第二天看到男孩的时候提出自己的疑问,但第二天他没有看到他。第三天也没有。

一连好几天,男孩都没有再出现过。

可能他不会再来了吧。骷髅有点难过的想。他无意识地低头望了望。

赫然对上了男孩的目光。

他来了哎。骷髅当机了,心里重复着这个念头。所以看到男孩冲他摆手时,骷髅很是反应了一会儿。

就在他想要下去和男孩说些什么的时候,男孩又走了。

啊,他去干什么呢?他还会再来吗?

骷髅思索了一整天。

小西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急匆匆地跑到了高楼下。楼顶边上什么也没有。

小西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试探着喊:“你在吗?”

楼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小西看到骷髅的头探出了楼顶,一只手揉着眼眶,很困倦的样子。

唔,骷髅也会困吗?小西有点想笑,但这是个还不熟悉的朋友,笑是不礼貌的。小西抿了抿嘴。

“你好啊!”小西声音很轻。

“嗯……你好?”骷髅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有喀啦喀啦的骨头碰撞的声响。

“你是谁啊?你叫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哎呀,你能下来和我说话吗?这样仰着头好累啊。”

骷髅很听话地爬到了楼下。

“你为什么要爬下来?小说里面不都是用飞的吗?”小西好奇道。

“我不会飞啊!如果跳下来,我会散架的。”骷髅语气很严肃。

也对,小西想。毕竟他是骷髅而不是鬼魂。

“你叫什么?”小西问。

骷髅想了很久,挠了挠头,“我不记得了。你叫什么?”

“我叫小西。”小西回答他。

“小西?姓小叫西?这是全名吗?”

小西的脸上露出苦恼而羞怯的神色,纠结了很久才开口:“我叫小西红柿。”

“小西红柿?那是什么?听起来不像是名字。”

小西突然高兴起来,骷髅不懂什么是小西红柿,那么他就不会像别人一样笑话他了。“那是种吃的东西,我妈妈生我时吃了好多小西红柿,所以给我取名叫小西红柿。”

“听起来很有意思。我能和你做朋友吗?”骷髅的声音喀啦喀啦地响着。

“当然可以啊~不过我总要叫你什么,你不能没有名字。”

“我死了很多年了,已经记不清我的名字了。不如你给我取一个名字吧。”

“嗯……”小西认真斟酌了很久,开口道,“小葡萄怎么样?按个头,小西红柿应该和小葡萄做朋友才对。”

“好啊~”骷髅听起来很高兴。

于是,小西和骷髅成了好朋友。

有空的时候,小西就会来找骷髅玩。骷髅带着小西爬上楼顶,带小西看他每天欣赏的街景,看楼下蚂蚁一样的人们。骷髅还带着小西晒太阳,楼顶的阳光暖融融的,他们并排躺在空旷的楼顶上,阳光的温暖覆在他们身上。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小西突然开口问道。

“我也记不清了。大概几千年了吧。”骷髅转过头来看着小西。

小西“扑哧”的笑了:“你胡说!这座大楼才盖起来几年!”

“我没骗你,我真的在这里呆了几千年了,只是原来不在这座楼上而已。我一直呆在这里。”骷髅有点焦急地扯了扯小西的袖子。

“那你为什么一直呆在这里?人死了不就没有了吗?”

“我在找一个人。”骷髅语气很坚定。

“找谁?那个人很重要吗?”

“不知道。不过既然我找了几千年,那应该是很重要吧。”

“哦。”小西突然有点不高兴了,坐起了身。

“你怎么了?”骷髅拽住小西的手,骨头凉凉的。

“那个很重要的人也是你的好朋友吗?比我还好吗?”小西的声音闷闷的。

骷髅一下子坐起来,攥紧了小西的手:“不会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看,我都记不起来他是谁了。你不要生气。”

“好吧,我不生气了。”小西转过头,露出点笑意,“你的手好凉。”

“骨头是不会热的。”

“也很硌手。”

“骨头都是硬的。”

“我觉得你原来长得一定很好看。”小西捏弄着骷髅的指骨。

骷髅不说话了。

阳光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骷髅突然说:“我想亲你。”

“亲吻吗?”小西很惊讶,“那是互相喜欢的人之间做的事!我们是朋友!”

“可是我很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我就可以亲你了吗?”

“好像是这样吧…”小西不太确定。

“那你可以喜欢我吗?”

小西又捏弄起骷髅的指骨,半晌才说:“可以的。我也很喜欢你。”

骷髅就低下头吻了他。小西的嘴唇和骷髅的齿骨贴在一起。

“唔。牙齿是硬的,硌的我有点疼。”小西揉揉嘴巴。

“哦,那真对不起。”骷髅有点难过。

“不过没关系。”小西笑了。

“我觉得挺好。”

小西和骷髅依旧每天在一起玩。有一天,骷髅突然很严肃地对小西说:“我最近一直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啊,那你想起来你要找谁了吗?你要走吗?”小西着急地问。

“还没有。就算我想起来我要找谁,我也不会走的。”骷髅拍了拍小西的手。

又过了几天,骷髅突然变得很沉默了。小西和他说话,他也不怎么理睬。小西觉得奇怪,追问他怎么了。

骷髅犹豫很久,才说:“我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了。”

“真的吗?是谁?”

骷髅欲言又止。

“是谁啊?”小西催促着他。

“是你。”

“我?是我?我原来也不认识你啊?”小西惊讶极了,可骷髅不肯再说一句话。

小西疑惑地回了家。

这天晚上,小西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战甲,威风凛凛,像是古代的将军。小西听见梦中的自己叫他“继科儿”。

男人回头,脸上犹有流血的伤痕,赫然是在战场上。

而自己举起了手中的长剑,用力刺入了男人的胸膛。男人的脸上满是震惊和痛苦:“龙!你为什么…”

男人倒下了。

梦境在一地鲜血中戛然而止。小西从床上坐起,呆呆地抹了把脸,发现自己满脸是泪。

虽然未曾见过,但小西本能地认为,那个男人,就是骷髅。

小西想,他明白了骷髅为什么找了几千年。他不怕骷髅要找他报仇,但他害怕骷髅对着他的表情只有愤恨,而不再有笑意。

小西害怕失去他。

他再也没有从那幢高楼下走过。

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这天小西走在回家的路上,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别的什么人。小西习以为常地低头走着。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骷髅刚抬起手,小西拔腿就跑,但还是被拽住了。“你要找我报仇就动手好了。不要告诉我你有多恨我。”小西嗫嚅着,不敢抬头。

“不是的。我不是来找你报仇的。”骷髅很着急地说,“我想清楚了,我已经不是那个张将军,你也不是杀我的敌人。那都是从前的事了。现在我是小葡萄,你是小西红柿,是你说的,小西红柿应该和小葡萄做朋友,对吗?”

小西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骷髅的牙齿还是那么硬,硌的小西有点疼。

End

求哪位太太好心写了这篇文!!!

我实在是笔力不够 写不出脑洞万分之一的美好 而且最近太忙了 没空写文

所以求哪位太太能写??!哭着叫您仙女

从校园到工作

甜甜甜甜甜甜甜 傻白甜为主旨

初二见面 同桌?龙转学来的 14岁

见面场景 座位安排已经出了 龙找座 科坐在他座上睡觉 叫科起来 啊 好帅 科睡的迷迷糊糊 所以第一面龙一见钟情 科没记住23333

同桌小事

阿科啥时候动心的 不知道啊 不知不觉中被龙折服了吧

第一次叫龙时 崽的心扑通扑通 因为三个字名字叫两个字还常见 叫单字就 啊 心空

两人心事 不仅怕对方不喜欢自己 更怕自己性向 怕世俗

初三 暑假两个月不见 抓心挠肝 想你 想你 想你 放下了其他顾虑 只看你 双向暗恋 阿科抓崽的手(咦为什么抓崽的手) 义正严辞 其实心虚 捻睫毛 讲题对视 啊 缠绵

住宿 对屋 早上迷糊没睡醒的龙崽 头毛翘起来的龙崽 穿睡衣的龙崽 啊啊啊 阿科也啊啊啊啊啊

龙生病 阿科照顾 偷偷吻额头 叮 两个人谈一番 你怕不怕 怕什么 怕巴拉巴拉 我觉得都不重要 我也许许不了你一生 但我很认真地想许你现在 巴拉巴拉 总之 在一起了!

甜甜甜甜甜 !

初三暑假出去浪啊 确定关系反而小心翼翼起来 终于亲一口

考一个高中 同班 不同桌 下课绕过大半个教室来找你 盯着你后脑勺 啊 在你身后看你和女生说话吃醋也是小情趣 住宿一屋了!许昕登场了 也同宿 和对门的傻子方博 啊 一起洗澡洗漱换睡衣什么的 说梦话也是情趣 磨牙也是情趣 坐在一张床上看书(都坐在一张床上了还只看书?  冬天天冷 趁昕不在的时候查完宿钻进你被窝挤着睡 啊 美好

啥时候告诉昕和博的呢?不知道啊(你能知道什么

高二分文理 你学什么 我想学理 你呢 我也学理 你不是
喜欢诗吗 你不用迁就我 选你喜欢的 我喜欢诗 也喜欢理 更喜欢你

学校活动 啊对了 篮球赛 为了练习 假期晚上溜进学校 月光下亲一口!啊 甜 篮球赛 巴拉巴拉赢了 出去庆祝 第一次喝酒一罐就喝多了 头靠着头在桌子上睡着 啊 美好!

四个人的小事 去科家玩 哎呀听我们家科科念叨龙好久了巴拉巴拉 科去龙家找龙出去玩  不小心见了龙家长 你没告诉我你爸妈在家啊巴拉巴拉

啊啊啊啊啊谈恋爱 高三昏天黑地的日子里 你就是光 能量来源 很累的时候抱着你充电

大学 小胖是下一届的小师弟 姚彦登场 昕彦副cp

小师弟紧跟时代潮流 一眼看出了狗男男的奸情(不)

住公寓 洗漱用具摆在一起 看着傻乐 你笑什么呢 啊 好像结婚了 你神经病啊   啊啊啊也甜

纪念日什么的过一过

放假很多 出去过情人节圣诞节寒假去你家 堆雪人 就像龙微博堆的雪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图书馆看书 真好看 摸手 你干嘛 用书挡着亲一口脸 你不要脸 啊 情趣

龙考研 科创业 租了一间小屋 同居生活养道哥 研三那年25了吧 昕彦结婚 受刺激了 我们在一起10年了啊卧槽 咋了 腻了想和我分手?想和你公开啊

和家里坦白 犟了两年最终接受

科的事业稳定 龙也工作了两三年 出去旅行 我们不如把婚结了吧 好啊

许你一生啊

啊啊啊啊啊哪位太太能接了这个脑洞!!感激不尽!!

【獒龙獒】三次张继科想亲马龙一次马龙没有躲开 完

现实AU  獒龙獒无差

OOC我的锅

07 08 番外一起发出来了

文禁转出lof

感谢阅读  鞠躬

==========================================

07

张继科见马龙睡熟了,很轻地把手收了回来,又去够橘子吃。他一边剥橘子皮,一边凝视着马龙安静的睡颜,低低地叹了口气。

张继科知道马龙前两次躲开他,都是因为发现了不对劲,或者确切地说,他就是在试探马龙。并不是试探马龙的心意,而是试探马龙的心。

张继科很清楚,马龙的心意和自己的其实没什么不同,要看只看马龙的心,到底会不会听从心的声音。马龙心思重,总会在意很多东西,比谁都害怕外界的指点与流言。张继科深知这一点,他不想让马龙受心意与理智的折磨,只敢借着玩笑的时机去试探,就算马龙躲开了他,也能当作是玩笑混过去——

他便不会失去他。

张继科看着马龙安静的、毫无防备的样子,胸口闷闷地疼。这是我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我永远不会失去他,可我也永远不能拥有他。

张继科的眼神眷恋地在马龙的脸上逡巡,眼眶发酸。我想偷偷地亲一下他,就一下,一下就好。

张继科俯了身凑到马龙身边,深吸了一口气,才敢慢慢地低下头去——

可偏偏这个时候,马龙醒了。

马龙刚一睁眼,就对上张继科近在咫尺的脸,意图不言而喻。

但马龙这次却想不起他总是担心的那些事了,他满心都是痛。因为他看到了张继科的表情,那些总是被深深隐藏起来,只泻出一些微光的情绪——

那张对着他一向充满笑意的脸上,是满的要溢出来的悲伤,深藏着的深情和惊愕下的无措。

那不是应该出现在张继科脸上的神情。他是那样张扬那样无畏的人,不该这样。马龙想,继科儿不应该这么悲伤。是我让他这样悲伤的。

算了吧,什么流言什么蜚语,我不在乎了。多大的苦痛都抵不过张继科的悲伤更让我难过。这里没有别人,没有流言,只有他们两个,只有一个腿脚不便的可怜男人向另一个半身不遂的可怜男人乞求一份爱罢了。

我怎么能让他这样难过与无措。

我不躲了。

我不躲了。

08

橘子蛮甜的。

马龙想。

番外

你为啥躲我?

……

现在你为啥又不躲我了?

……

你知不知道我多难受?

……

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

……

你……

对不起,继科儿。我错了,我不该躲你。

……

我喜欢你。我爱你。

……嗯。

我也爱你呀。

END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真的很感谢小仙女们对我的鼓励,自知文笔拙劣,如蒙喜欢,不胜感激。

给你们笔芯❤

【獒龙獒】三次张继科想亲马龙一次马龙没有躲开 06

现实AU  獒龙獒无差

OOC我的锅

文禁转出lof

感谢阅读  鞠躬

==========================================

06

马龙从病床上爬起来,向队医道了谢。刚做完治疗腰伤反应得厉害,他扶着腰站起,觉得现在就坐到车上腰恐怕受不了,反正回队里也没什么事,去看看继科儿吧。

说来也觉得憋屈,马龙从知道赛程那天开始就一直期待着7号和张继科的比赛,因为自从张继科脚伤了,他俩就几乎没有什么在比赛中对上的时候,马龙对两人的交锋感到怀念。可是前几天张继科的脚伤又突然严重,在6号无奈地宣布退了赛,马龙心里就不太痛快。更没想到的是,最后一场和林高远的比赛自己又扭到了腰,许久没复发的腰伤卷土重来,也只好退赛。

啊,人生还真是抓马。

马龙缓步挪到张继科的病房前,在门口不知为何踌躇了一会儿,才推门进去。张继科仰躺在床上,脚踝绑着复杂的仪器,看起来正在接受治疗。听到声音,张继科转头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龙?你怎么来了?”

“我刚治疗完,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脚伤怎么样了?”马龙扶着腰走到床前,挑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靠在了床头。

张继科立刻伸了手过来扶他,语气明显的敷衍:“没事没事,就要好了。”

马龙一听,声音里就带了怒气:“你就和我瞎扯,怎么会没事了?你说你,就不能安分地歇几天养伤?稍微好一点就要上场打比赛,一比赛脚伤就又严重了,反复多少次了?你能不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好休息把伤养好?”

张继科把手搭到他腰上轻轻揉着,头点的像小鸡啄米:“我错了龙队,我知错就改,我好好养伤,听从龙队安排,接受龙队监督。”

马龙哭笑不得:“你就贫吧。”作势要去拧张继科,可一伸手牵扯到腰伤,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整个人都僵住了。张继科连忙揽住他,着急道:“要不你躺下来吧,反正这床也够大,躺下舒服点。”

马龙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张继科就扶着马龙躺到了自己身边,一边给他揉腰一边数落他:“腰疼你就老实躺着,别总逞能,觉得是拉伤没什么事,你忘了你本来腰上就有旧伤?往床上一躺,你还没有我灵活呢,我这顶多算是腿脚不便,你就是半身不遂,知道吗?”

马龙终于如愿地伸了手去掐他:“你才半身不遂!成天跑火车,没一句正经话。”

张继科冲马龙笑笑,转头去够床头的橘子:“我半身不遂,好吧?给龙队剥橘子赔罪好不好?”

“我才不吃。”马龙嫌弃地扭头,打了个呵欠,“为了来治疗我还没睡午觉呢,有点困,我睡一觉。”

张继科把橘子塞进嘴里,腾出一只手来给他揉着腰:“行,你睡吧。”手掌热哄哄的温度透过衣服传到马龙腰上,的确很舒服,马龙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TBC

再更下一章就会完结了

【獒龙獒】三次张继科想亲马龙一次马龙没有躲开 05

现实AU  獒龙獒无差

OOC我的锅

文禁转出lof

感谢阅读  鞠躬

==========================================

05

马龙一路飞奔着回了宿舍,关上门坐在床上才找回了一点安全感。他一定下神,张继科就在脑海里一刻不停地闪现。

张继科眼神里的,隐忍而汹涌的光。

马龙觉得自己大概知道张继科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太熟悉了,从小一起长大,他洞悉张继科的每一种神色。张继科一双桃花眼的确看谁都显得深情,可马龙觉得,他从张继科眼神里看到的光,不是这样。

张继科很认真。

对什么认真呢?马龙隐隐知道答案,却不敢挑明,甚至不敢想,似乎一旦这答案见了天日,就会酿出大祸。但不受他控制,这念头还是在心里盘旋着:

张继科喜欢他。马龙想,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而是爱人之间的,那种喜欢。这个念头几乎让马龙无措。

于是他逃避了这个问题。或者说,逃避了自己的心,那颗同样隐忍而汹涌的心。

朝夕相对十四年,其实不是没有过动心的时刻。某个不经意的动作,某次不为人知的视线交汇,或者某句无意中脱口而出的话,总有一些触动了少年们的心绪。马龙其实知道的,自己对张继科抱有的感情,也并不是那样纯粹的兄弟情。

但马龙想的远远不止这些,他不仅看到两人之间,还看到两人之外。马龙总会想到外界,想到流言,想到更多不可避免的阻力。于是他逃了,背向自己的心,也背向张继科的心。

马龙想,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做兄弟很好。马龙觉得自己有点自欺欺人,因为他分明从这句话里尝到了细微的酸涩,他的心像被浸在了柠檬汽水里,咕噜噜地冒着气泡。

但马龙不敢奢求更多。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笔力有限,写不出来想要的故事。

但这一章真的就是我对框圈的感觉,他们的心绪,他们的关系,他们的畏惧。我努力地在展现我的想法,希望你们能体会到。

感谢你们对我拙劣故事的包容和喜欢。

给小仙女们笔芯❤